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北大食堂限购馒头等主食防教职工家属抢购

2018-11-30 18:16:32

北大食堂限购馒头等主食 防教职工家属抢购

昨日,北大农园食堂,一中年男子购买了十余个馒头之后刷校园卡付钱,工作人员在刷卡处提示他食堂规定每种主食限购三个,请他下次注意。A16-A17版摄影/新京报黄月

北大农园食堂挂出这样的提示板,但限购令有令难行。

原标题:北大馒头限购难挡“抢粮”大军

馒头、花卷都限购了,你听说过吗?

这事发生在北京大学,“主食每个品种限购3个,请自觉遵守”。这个规定张贴在北大多个食堂里,2毛钱一个的馒头,是学生的低价权益,源自教育部、财政部2008年初出台的《关于落实高校学生食堂补贴措施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旨在下达补贴资金,用于稳定学生食堂饭菜价格。

餐饮中心工作人员称,限购令是主要针对教职工家属因便宜抢购主食,来保障学生权益。但它却招来两方部分人士的不满:教职工家属不理解、不听劝;有令难行,让多位学生发帖质疑。

农园食堂,北大校内的学生食堂,共分两层,位于三教、四教、电教、理教交汇处。因地理位置好,饭点总是食客云集。

昨日17时15分,主食窗口前,一位男生左手端菜碗,侧身挤进人群,用右手逐个掀开9个蒸笼的蒸笼布,翻到,跟同伴叹息一声,馒头卖光了。“怎么又都没了?”

一个馒头引发的吐槽

15分钟前,食堂开饭,主食窗口前,9种主食在白色蒸笼布的覆盖下,冒出腾腾热气。食堂内聚集了数十名学生和八九位非学生模样、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,女性居多。

仅10分钟,9个蒸笼内的主食品种就只剩三分之一。其间一位30多岁的男子,从包中取出塑料袋,一次买下5个馒头及其他主食。还有位50多岁的妇女,往口袋中夹进7个馒头、7个发糕及其他主食,共16个。

他们都没遵守窗口上方用A4纸打印的“主食每个品种限购3个”的规定。

“这是北大特色哦。”一位经济学院的大三男生提到馒头难求,连声发笑。他时常听到身边同学“因为一个馒头引发的吐槽”。

天津大学考研过来的物理系研一女生闫丽(化名)称,作为新生,她来到北大听到的个“传说”是:“主食难抢”,学长学姐“说起来都是痛”。

随机询问20多位学生,多人表示,在农园一层买主食确实是难的,其他食堂相对会好些。“主要是那些教职工家属,老头老太太拎着塑料袋来买”。学生们称,偶尔还能看到食堂人员和老人争执,“一个馒头引发的争执”。[1][2][3]下一页有令难行引发的质疑

“孤鸿影过”跟馒头和限购令较真儿了。

9月23日17时56分,这个名的用户把名为《农园一层主食被抢》的帖子,发表在北大校内论坛“北大未名站”栏目“北京大学学生会”下。

帖子称,当日下午5点整,农园食堂一层,一位老爷爷拿着夹子,有条不紊地夹走了小半筐发糕,放进了他装着十来个馒头的塑料袋,然后掀开了花卷的垫子……

“孤鸿影过”质疑限购令的形同虚设,“因为远远超过了限购量,所以我留意了一下,他结账没有收到任何提醒和阻拦。”

帖子下附有5张配图,均为非学生模样的老人或中年人,用塑料袋装着多个馒头及花卷,或正排队购买,或买好了放在桌上,或拎着馒头离开。

“趁学生没下课,吃学生的主食,让学生无主食可吃,还有一点点为人师表的样子吗?”“孤鸿影过”措辞强烈。

“孤鸿影过”抨击称,这充分说明餐饮中心根本不想限购,“否则他们有一万种方法,封卡、不给结账、罚款等”。

“希望学生会能出面和餐饮中心沟通一下,落实限购政策”。帖子写道。

“昨天中午在农园一层吃饭。大概扫了一眼……一群大叔看着根本不可能是学生。”昨日10时43分,北大未名站又出一条帖子,直指农园食堂。发帖人对这种情况表示“着实无语”。前一页[1][2][3]下一页一边是令,一边是情

北大食堂的窗口售卖人员也左右为难,一边是令,一边是情。

“不遵守限购令就是违规,我敢违规吗?违规一次扣1分,罚120(元)。”北大燕南美食专卖馒头的食堂工作人员张宇(化名)说。

张宇介绍,食堂白面馒头一个2毛钱,花卷3毛,芹菜肉包7毛,物价“便宜得就像人民公社”,“很多教职工家属来食堂打包”。

虽然刚工作不到一个月,但张宇已多次遇到这种情况:“老头老太太大老远跑来,求着你多卖个馒头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他说。

据张宇了解,很多前来购买的老人,都是退休老教师或者教职工家属,很多还是空巢老人,平时子女不在家,早上来学校晨练时,顺带打包一些,回家慢慢吃。

“三餐时会有值班经理定时来窗口巡逻,也有监控摄像头。”张宇说,售卖人员一旦被抓到违规,将被罚款120元。

前几天,因为一位老太太买了6个馒头,被值班经理看到后,张宇挨了批。

“她是用两张卡买的。”张宇说,很多人针对限购令想出很多办法:买完后重新排队再买;多准备几张卡买;换其他主食品种买。

限购令不止在北大

关于北大的主食限购令,可以追溯到一条通知。

《关于各食堂主食面点限购的通知》,落款为北京大学餐饮中心,2012年12月12日发布在北大的食堂内。

限购的原因是“鉴于目前食堂后厨空间、设备、设施有限,使加工主食生产能力受到限制,不能满足师生大批量购买主食面点的需求”。

“限购令主要针对教职工家属。”多名北大学生及食堂工作人员称。

事实上,高校主食限购令,北大并非家。

2011年1月,中国传媒大学的食堂内贴出通知,每人每顿饭限购鸡蛋两枚、馒头5个。学校饮食中心主任表示,因为常有校外人员到学校购买大量鸡蛋和馒头。

昨日,中国传媒大学食堂工作人员称,食堂目前只对鸡蛋限购,对馒头的管理暂时“宽松”。

餐饮办公室一负责人称,目前在一般情况下,食堂对馒头没有限购措施。但传媒大学校内有居民区,早餐时确有上年纪的人买很多馒头。对个别人一次性购买大量馒头且有可能影响到学生供应时,食堂将对其限购。

该负责人给粗略算了笔账:一斤面粉价格为1.8元,能做10个馒头,每斤面粉运费约1元钱,每个馒头的人工制作成本约0.2元,三项相加,一个馒头的成本约0.48元。“这只是成本,还没算上水、电、工具等费用。”

北大餐饮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“主食难买”的原因,就在于学生享受教育部和财政部规定的高校学生食堂补贴,价格便宜,因此很多教职工及家属就来“广积粮”。

困难与方法

为解决该问题,北大学生会及餐饮中心都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该人员说,餐饮中心新建了两个主食专卖点,其中一处就在学生反映多的农园一层食堂后面,暑假之前便投入使用。

餐饮中心工作人员称,由于北大8个食堂都是师生混合,未设置单独的教职工及其家属餐厅。“希望每人都能自觉遵守。”该人士称,限购令虽已执行,但它只是一个建议,不能够强制执行。

农园食堂也有难处。昨日,农园食堂值班经理说,由于该食堂是自选餐厅,执行起来难度很大,不如其他窗口售卖制食堂。“更多的要靠自觉”。

北京某知名高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称,北大食堂“主食难求”,其实就是教职工及其家属“蹭学生福利”。低菜价的福利,是教育部和财政部下发给学生享受的,教职工及其家属并不是受用人群。因而,简单的应对措施,即学生食堂和教职工食堂专门化。

据其了解,目前清华大学食堂就餐共分三种卡:学生餐卡、教师餐卡及临时餐卡。并规定称,持教师餐卡不得到学生餐厅使用。临时卡主要为方便短期赴清华交流及参加活动人员,但购买时需额外加收10%至15%的搭伙费。

A16-A17版采写/新京报杨锋李馨朱自洁

原标题:北大食堂限购馒头等主食防教职工家属抢购

原文链接:

稿源:新华

作者:康薇

前一页[1][2][3]

棋牌游戏加盟
柱状活性炭
三相交流稳压器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